创新之道聚焦基础研究成果的二次开发和向企业转移转化

2021-06-28 10:07:25

“一个政府支持的研究所,我们如何来评价?其实就是评价它到底创造了多少被市场接受的且有价值的技术,而企业愿意出资就是判断市场需求的金标准。”

6月14日,江苏省产业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江苏产研院)院长刘庆拿出一组数据摆在科技日报记者面前:截至目前累计征集企业技术需求609项,企业意愿出资金额19.13亿元,江苏产研院帮助对接技术需求约580项,促成62家共建企业与江苏产研院的专业研究所、海内外合作伙伴等达成技术合作166项。

让市场来评价研究所

传统的研究院所开门两件事:人员编制和财政补助。但是,加入江苏产研院的58家研究所,却没有这样的待遇。

江苏产研院既不是政府机构,也不是事业单位,不像高校院所,也不同于各类成果转化中心。看似“四不像”的产研院,一头连着科研,一头连着市场,主要聚焦基础研究成果的二次开发和向企业转移转化。

“我们叫产业技术研究院,初心就是为产业界提供技术成果、技术服务和技术支撑。那么,我们不用初心来衡量用什么来衡量呢?”刘庆说道。

从建院之初起,产研院每年都要对研究所进行考核,并给予相应的奖励补助。“考核不看他们承担多少项目、研发多少成果,奖励补助也不按人员数量来发放。”江苏产研院业务发展部高级业务经理孙莹告诉记者,核心指标就是研究所的技术研发和技术转移,到底从市场上得到了多少收入。

界定市场收入主要有三大类,一是技术成果直接卖给企业,二是技术成果找到投资人并出资认可,三是研究所解决企业提出的技术难题,每一项都必须是真实的到账收入。

58家研究所平均每年可获得1000万元的奖励补助,“但是我们发放的资金上封顶下不保底,也就是说,如果研究所指标完成的不好,可能一分钱也得不到。”孙莹说道,几年下来有好几家研究所不适应这种机制被淘汰出局。

2015年,华中科技大学丁汉院士带领团队在无锡成立的研究院加盟江苏产研院,成为数字制造装备与技术研究所。

“用了我们开发的船用螺旋桨叶片智能化检测及机器人后,镇江同舟螺旋桨有限公司加工中型多叶片螺旋桨周期缩短20天,定位精度提高3倍,效率提高35%以上。”该所科技发展部部长安升辉告诉记者,刚成立那几年,全所每年为企业的服务收入只有3亿元,现在年收入已增长到14亿元,服务的企业达5000家。

让龙头骨干企业提需求

“有一年,哈佛大学工学院执行院长法瓦兹教授跟我说,之所以跟江苏产研院合作,就是想了解世界上制造业最活跃的地方真正的需求是什么。”那一瞬间,这句话让刘庆感到很自豪,但是第二天一觉醒来再回味,他突然发现自己也不是很了解江苏企业的技术需求。

这次出访的一幕深深地烙在刘庆脑海中,回到江苏他立即前往几家行业龙头企业调研。“细分行业龙头企业有行业影响力和上下游企业带动整合能力,能够提出引领行业发展、具有产业共性和代表性的技术需求。”刘庆说。

2018年,首批3家JITRI-企业联合创新中心成立,到目前已经有133家,覆盖了江苏13个先进制造业集群中的12个,且56%以上的企业拥有全球前三或国内第一市场份额的产品。

炼钢酸洗废水处理是钢铁行业的“卡脖子”难题。法尔胜泓昇集团成立联合创新中心后,抛出“绣球”:去除废水中的重金属离子,目标废酸回收率90%以上。脱胎于南京工业大学的膜科学技术研究所,曾完成多个世界性污水处理难题。这一次,他们制定以扩散渗析或树脂吸附去除酸中重金属离子的技术方案,并实现盐酸回收。但是企业认为,做出来还要用得起才是真正的好技术,现在的处理成本还是高。这一下就让科研人员找到了接下来的研发目标。

“总书记多次讲‘揭榜挂帅’,这个榜从哪里来?一般来讲就是两大类,一是国家战略需求,二是市场需求。”刘庆说,产业技术创新不是无指向地自由探索,市场愿意“买单”的需求才是真需求,我们做的就是挖掘出市场真需求。

接下来的3—5年,江苏产研院将把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全部纳入联合创新中心的建设中,覆盖几乎所有的产业领域。刘庆说,产研院所有的体制改革与机制创新,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让科研院所解决产业和企业的技术需求。

关闭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