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想科技上市前瞻:资金紧张、突击入股、信披矛盾

2021-11-22 13:28:36

10月20日,四川观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观想科技”)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获得证监会批复,即将登陆深交所创业板。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公司此次拟募集资金3.08亿元,用于自主可控新一代国防信息技术产业化建设项目、装备综合保障产品及服务产业化项目、研发联试中心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大众网了解到,观想科技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军工企业,主要提供装备全寿命周期管理系统、智能武器装备管控模块等相关产品。去年公司的前五大客户分别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北京航天航空大学可靠性工程研究所和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有限公司。

资金紧张,利益输送

观想科技在报告期内展现了较强的业绩爆发力,2018年—2020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745.94万元、1.4亿元、1.57亿元,增长率分别为80.41%、60.59%、11.85%,增速持续下降;对应净利润分别为3714.69万元、5163.32万元、5655.42万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3.39%,不过增速同样快速下滑。

军工行业受款项结算时间较长、年度集中付款等因素的影响,销售回款具较长周期性。随着业务规模的扩大,如果这个周期过长,将会导致应收账款金额快速堆积,造成较大的流动性压力,而这一问题同样体现在了观想科技的报表上。

2018—2020年,在盈利快速增长的背景下,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分别为572.43万元、-259.38万元、345.51万元,与净利润根本不成比例。

与此并行的是逐年递增的应收账款,2017年—2021H1,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303.35万元、6775.50万元、14139.76万元、18737.21万元和19482.50万元,应收账款余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7.52%、77.47%、100.67%、119.27%和 619.50%。

同期对应的应收账周转率分别为3.23、1.93、1.34、0.96和0.16,呈现持续下降的态势。这一数据意味着,即使公司在2021年全年倍数翻倍,甚至不止翻倍,全年应收账款周转率大概率也低于0.5倍。

事实上,观想科技应收账款周转率从有数据的2012年以来一直在下滑,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从2012年的2.37天,攀升到2021H1的1017.66天。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有大量的应收账款出现逾期的现象。

2018年—2020年,逾期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271.04万元、3786.35万元和5264.34万元。但乐观的一点是,这些客户都是大型国企,财力强劲,坏账风险并不高。

相比之下,观想科技更加值得关注的是其利益输送问题。

招股书显示,北京戎翔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戎翔科技”)、北京军民融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军民融通”)均为观想科技的委外软件供应商。

其中军民融通最初由观想科技实控人配偶的妹妹杨婧持股70%,并担任执行董事。2016年3月,杨婧将其所持股份转让给彭拯并离职,而彭拯彭拯于2016年4月11日注册成立了北京戎翔科技有限公司,并持有戎翔科技的100%股权。奇怪的是,北京戎翔2017年年报登记的电话是杨婧的个人电话,那么杨婧与彭拯是否存在直接的关联关系呢?如果是的话,那么观想科技很可能就存在透过关联交易向实控人亲属进行利益输送的行为。

中军通科技是观想科技在2018年和2019年的第一大委外软件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802.75万元、602.24万元。2016年4月,杨婧将持股60%并担任执行董事、经理的万容科技股权转让给陈厚蓉,而后者此前正是中军通的股东。更加蹊跷的是,中军通的联系电话竟然和观想科技的控股子公司武汉观想是同一个。

信披存疑,低价入股

观想科技在上会稿中披露,2018年—2020年,公司的员工人数分别为145人、145人和161人。但公司在新三板挂牌期间披露的2018年报则显示,公司在2018年末的员工人数为130人。

大众网仔细对比了两次披露的数据,发现其中存在矛盾的地方不止这一点。

例如,公司在上会稿中披露董事长魏强的学历为本科学历,1999年毕业于重庆大学计算机专业本科,但在2018年报中则披露其学历为研究生。再比如,2018年报显示,公司前五大客户合计销售金额为9596.12万元,但在上会稿中,这一数据变成了8722.64万元。

最后,观想科技在上市前突击低价入股是一个显著的瑕疵。

根据股权转让历史,2019年4月,观想科技曾向成都创投和新同德大数据进行了一次定向增发,募集金额为3500万元,新发237.29万股,发行价格为14.75元/股,对应市盈率为16.96倍。

去年4月10日,魏强、易明权、王礼节分别将其持有的观想科技160万股、10万股和10万股转让给重庆科微,转让价格为15元/股,对应公司市盈率为17.44倍,此时公司的盈利状况明显提升,市盈率提升幅度在合理的范围内。

到了2020年6月,龚钰彬、姜颖、林吉柏、芦勇生、熊坚、张学如作为观想发展新合伙人入股,这些人不是公司实控人的亲属就是其同学,而且入股价格也是低到8.09元/出资额,相比前两次的转股价大幅下滑,属于典型的突击低价入股。

(文章来源:大众网)

关闭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