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计划一再推迟管理层变动频繁 吉林银行上市计划能否重新启航

2021-11-18 09:09:46

作为吉林省唯一的省级城商行,吉林银行上市再被提及。吉林省日前披露的《吉林省金融业发展“十四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提到,支持吉林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加快上市发展步伐。吉林银行自2014年便有谋求上市的计划,彼时年报披露该行力争利用三年左右时间实现上市目标,而随后在2015年年报中,又将上市时间延长至未来五年。多次推迟后,吉林银行上市计划能否重新启航,未来又将面临哪些挑战?

上市计划一再推迟

在“十三五”时期,吉林银行资本实力显著增强,成功迈入百亿元注册资本城商行行列,《规划》提出,“十四五”期间将支持吉林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加快上市发展步伐。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此前吉林省发行的126亿元支持中小银行发展专项债券,吉林银行就获得了40亿元额度,而剩余86亿元则分配给了17家农商行。

公开资料显示,吉林银行成立于2007年10月,在原长春市商业银行基础上吸收合并吉林市商业银行、辽源市城市信用社设立。2008年11月,吉林银行进一步壮大规模,完成了对吉林省白山、通化、四和松原4个地区城市信用社的吸收合并。2020年注册资本由94.27亿元增至100.67亿元。

作为吉林省唯一的省级城商行,吉林银行早在2014年就对外透露了上市战略。吉林银行在2014年年报中曾提及,该行将着手制定上市工作方案,对满足上市条件、上市程序步骤、具体工作安排等做好系统筹划,力争利用三年左右时间实现上市目标。不过,在2015年年报中,上市计划却略有变动。吉林银行在彼时年报中透露,该行将加快集团化发展步伐,力争未来五年,发起设立1-2家业务专营子公司,扩大股权投资规模,成为在全国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综合上市金融集团。

而在五年上市计划到期的2020年,吉林银行上市却仍未见实质进展,在该行2020年年报中也未再透露上市计划。如今被《规划》提及,对于吉林银行而言意味着什么?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认为,对于吉林银行而言意味着会得到更多的政策和资金支持,多渠道补充资本后,有利于其改善股东结构,厘清股东关系,监管指标改善,缓解经营压力,加速推进不良资产处置进程,进而为上市铺道路。

管理层变动频繁

在分析人士看来,吉林银行上市一再推迟或与年来该行管理层变动有关。今年11月,曾任吉林银行副行长、后在吉林省金融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任副总裁仅4个月的王俊翔,因涉嫌隐瞒不报不良贷款、搞权色交易等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而在王俊翔之前,吉林银行已有多位高管“落马”。2020年12月,该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杨盛忠被开除党籍和公职(以下简称“双开”);2019年11月,该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宝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并于次年11月被“双开”;2019年7月,该行原副行长王安华也因职务违法并涉嫌犯罪被“双开”。

多位原高管相继“落马”,吉林银行新的领导团队也在持续建设中。2019年11月和2020年8月,该行先后迎来了新任董事长陈宇龙和行长王立生,并于期先后迎来丁劾镇、张洪波两位副行长。

截至目前,吉林银行已形成了陈宇龙为董事长,王立生为行长,秦季章、王宏、邢中成、丁劾镇、张洪波担任副行长的高管架构。

联合资信在吉林银行2021年跟踪评级报告中提出,吉林银行董监高人员变动较为频繁,且部分前任成员存在违规违纪情况,对其经营稳定或将产生一定影响;同时其因多项违规事件受到一定的监管处罚,内控管理水有待提高。

在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看来,吉林银行高管先后“落马”实际上反映了银行本身法人治理结构不合理的现状,董事会、股东会,尤其是监事会对于高管的监督是相对缺位的。在高级管理人员频繁动荡的背景下,会使投资者对于吉林银行的发展缺乏信心,对于上市进程也会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而吉林银行上市一再推迟一方面是因为其法人治理结构相对不完善,多名高管曾出现违法违纪行为;另一方面,吉林银行的业务经营波动相对比较大,部分指标业不符合证监会对于上市公司会计要求。

需加强内部治理

从过去三年业绩数据来看,吉林银行业绩曾在2018年出现波动,后趋于稳步增长。不过,在2021年上半年,该行营收则呈现微降。Wind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吉林银行分别实现营收87.19亿元、99.84亿元、109.08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61%、14.51%、9.26%;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1.57亿元、12.11亿元、12.5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2.07%、4.69%、3.78%。2021年上半年,吉林银行增利不增收,实现营收53.94亿元,同比减少0.92%;实现归母净利润9.60亿元,同比增长20.62%。

整体来看,吉林银行经营业绩朝着增长态势发展,但该行部分指标却超过了监管要求。截至2020年末,吉林银行房地产贷款占比、个人住房贷款占比分别增至25.6%、18.11%,同比增长3.66个、3.27个百分点,超出监管对城商行房地产贷款占比不高于22.5%、个人住房贷款占比不高于17.5%的要求。

联合资信在评级报告中指出,根据监管最新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的相关管理制度,吉林银行房地产业贷款规模有待压降,未来其将逐步压缩相关贷款规模,控制贷款投放。

谈及吉林银行的发展优势,廖鹤凯表示,作为吉林省唯一的省级城商行,吉林银行是整合了当地主要的商业银行和城信社而来的,资源整合促进了其作为当地主要金融机构的领头羊作用,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加速了当地金融机构的改革创新,经营效益得以提升,服务明显改善,市场占有率、品牌效应和口碑显著增强,有着其他当地金融机构无法比拟的资源优势和规模效应。

对于吉林银行未来发展的建议,廖鹤凯表示,在新的管理层带领下,吉林银行需要重构内部治理体系,解决历史问题,特别是不良贷款的问题。

王红英也认为,吉林银行要强化法人治理结构,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提升业务能力,结合吉林区域经济发展的特点,通过信贷、非信贷等综合金融服务方式,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综合技能。

北京商报就上市计划推动进展、经营业绩等事宜尝试联系吉林银行,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孟凡霞李海颜)

关闭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