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Taper如期而至 市场预期或提前开启加息周期

2021-11-04 11:59:07

关于美联储何时开始缩减刺激(简称Taper)的辩论终于到了高潮。

北京时间11月4日凌晨,在结束为期两天的闭门政策会议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中表示,本月将开始缩减每月1200亿美元的大规模债券购买计划,即每月减少100亿美元的国债和50亿美元的机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资产购买。

宣布缩减购债规模的同时,面对市场关于加息的猜测,鲍威尔称,即便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一致认为达到了缩减购债规范所要求的“实质性进展”,但供应链瓶颈等问题依旧存在,预计通胀将在2022年第三、四季度有所回落,而2022年下半年将实现充分就业。

鲍威尔说,“美联储会密切关注通胀与经济的相对于预期的发展,确保政策得以及时跟紧,我们认为目前可以开始缩减购债,而并非加息。”

兼顾两方的决定,视情况而定

虽已决定开始Taper,美联储声明显示,但如果经济前景发生变化,委员会将调整购买速度。“鉴于自去年12月以来经济朝着目标又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委员会决定开始每月减少150亿美元资产购买计划。从本月晚些时候开始,委员会将每月增持至少700亿美元的国债,每月增持至少350亿美元的MBS。”

然而,美联储表示,经济的发展道路仍然取决于新冠肺炎病毒的走向。疫苗接种方面的进展和供应限制的缓解预计将支持经济活动和就业的持续增长以及通货膨胀的降低,预计将于明年第三、四季度有所回落,经济前景仍然存在风险。

根据声明,从12月开始,委员会将每月增持至少6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每月增持至少300亿美元的MBS。“我们认为,每月类似的资产购买速度削减可能是合适的,但如果经济前景发生变化,委员会将调整购买速度。”自2020年3月以来,美联储持有的上述债券达约8万亿美元。

对于如何评估货币政策的适当立场这一问题,鲍威尔回答称,评估将考虑广泛的信息,包括公共卫生、劳动力市场状况、通胀压力和通胀预期,以及金融和国际经济的发展。

然而,在美联储在何种情况下可能会加速缩减资产购买规模上,鲍威尔未做明确具体说明。

“本次不加息的决定背后是一个很深刻的背景。” 招商证券宏观经济分析师马瑞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即根据此前9月的点阵图,提前加息与维持原状的人数比例恰好是9:9显示出美联储内部的鹰鸽两派势力处于均衡状态,而美联储本次决定的背后折射出兼顾两方的考量。

“因此于鲍威尔言,作为美联储主席,他需要平衡双方的诉求,而本次的Taper而并非加息的决定,可以视为一个平衡的结果。” 马瑞超解释说,缩减购债力度其实就是呼应因鹰派的利益诉求,从美国的实际情况看,确实也已到了一个不得不加的时间点,近期核心通胀率(PCE)、工资水平等数据都指向同一个方向,即美国通胀确实已达至一个不得不开始干预的水平。

在他看来,夏季新冠疫情对美国带来的冲击也不容忽视,就业与经济恢复依旧尚无达到美联储预期的水准。“虽然目前美联储开始偏鹰,但却不能陡然转鹰,它仍旧要照顾鸽派的立场,因此,美联储发出了会根据经济复苏情况灵活调整购债规模的一句兜底话术。”

此外看,他补充说,从结构来分析,少数族裔、弱势群体的就业结构持续改善也促使鲍威尔决定Taper。

在备受关注的通胀情景,鲍威尔表示,美联储希望暂时后退一步 。“它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含义,对于一些人来说,暂时性是一种很短的间隔,或者以月为单位的时间间隔。但实际上,对美联储来说,暂时意味着它不会(导致)永久性或非常持久的通胀上升。”但他同时也承认,美联储对通胀放缓速度的预期存在更大的不确定性。

对于最新声明中“导致目前通胀上升的因素预计将是暂时的”措辞,保德信固定收益(PGIM Fixed Income)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团队G10经济体首席经济学家Ellen Gaske和首席策略师及全球债券主管Robert Tipp 在发布观点指出,鉴于价格压力一直比预期更强劲、更持久,这是处理棘手的暂时性问题的一种巧妙方式。

“委员会成员还讨论了对”暂时性现象“(transitory)这个的通胀形容词的运用,结果将”通胀高企,主要体现出临时性因素“的措辞修改为”临时因素料是暂时的。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Joe Perry 认为,这透露出的信息是,委员会的预期可能是错误的(即,通胀持续的时间或许长于预期),其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加码收缩。

加息门槛有多高?

鲍威尔表示,到明年下半年,劳动力市场状况可能与美联储的最大就业目标一致,这将足以证明加息是合理的。

马瑞超指出,经济本身也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无法对其精准预测。而鉴于供给侧并不直接受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影响,鲍威尔也难以明确表示,单纯靠一种较为强烈的货币政策就可达至预期效果。

马瑞超认为,从去年开始,美联储及鲍威尔始终没有对其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或判断。“但因新货币政策框架所核心关注的是就业与长期通胀水平,从字里行间可以隐约感觉到,加就业缺口要充分地小与经济再平衡是加息的必备条件。”

荷兰银行(ING)研究报告表示,美联储在退出超宽松货币政策时,会非常谨慎地行事。然而,与许多央行相比,美联储有更多理由担心通胀的持续,承认这一点应会推高美国利率和美元汇率。

“今天看跌美元的理由是,缩减购债规模已在市场中得到广泛预期,而本质上温和的美联储担心会扰乱债券市场,因此并未大幅改变其声明。” ING表示,这将让市场猜测美联储何时开始紧缩周期。若鲍威尔强调,缩减购债并不意味着加息,或者美联储决定加息的门槛远高于缩减购债的门槛,美元或会受打击。

然而,ING预计,在某个时刻,美联储将不得不承认,目前的高通胀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暂时性因素的反映。“世界各地许多温和的央行已经在这么做了,如果美联储对此表现出更大的担忧,美国利率和美元可能会得到提振。我们仍然感到惊讶的是,美元隔夜指数掉期(OIS)远期曲线仍然只反映了三年后美国短期利率在1.35%左右的区域,而9月份的美联储点阵图数据显示,美联储预期利率的中位数为1.80%,但市场此前预计这些点只有在12月份才会被上调。”

在Ellen Gaske和Robert Tipp看来,当物价稳定和充分就业这两个目标相互矛盾时,鲍威尔重申了美联储的风险管理方法。目前,美联储愿意保持耐心,让劳动力市场进一步恢复,特别是考虑到明年春季之前可能导致当前价格压力的供应限制将在某种程度上得到解决。“但鲍威尔指出,如果通胀压力出人意料地持续下去,而直至明年夏季仍未缓解,美联储将准备采取必要行动。”

Ellen Gaske和Robert Tipp进一步认为,如果通胀真的逆转,美联储可能会在2022年6月完成缩减购债计划,并有时间等到2023年上半年才开始加息周期。

“然而,我们认为风险偏向于美联储提前开始加息周期”,二者补充称,“这也就是说,通胀压力确实持续到明年夏天。不过,我们预计美联储在未来一个周期的加息幅度最终将低于美联储官员预计的2.5%的长期联邦基金利率。自美联储会议以来,政策敏感的利率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预计2022年和2023年将分别加息2次和3次,而美联储官员预测的是1次和3次。”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工银国际资深经济学家张弘顼认为,美联储今年以来对经济增长、通货膨胀和劳动力市场形成了一系列误判,而误判将是危险的,既将衍生更显著的金融市场波动,也将给美联储未来政策权衡带来更大的困难和挑战。

“此外,鲍威尔本次会议刻意回避了加息话题,暗示现在谈论加息不合时宜,这也符合我们此前判断,即美联储有意切割Taper与加息之间的联系。” 程实与张弘顼说,然而,市场对加息极端反应和美联储习以为常的“懒人”回复似乎已经反映出二者之间出现了沟通障碍,这也将削弱美联储前瞻指引的有效性,这意味着货币政策工具的实施效果或将大打折扣。

其表示,值得强调的是,尽管美联储有意回避,但市场依旧对加息给予了高度关注,目前期货市场隐藏概率显示,市场预期美联储将于明年7月或9月开启首次加息,市场甚至已经计入明年两次加息的可能性。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关闭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