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艾”40年 全球HIV疫苗屡败屡战 人类防治艾滋病新希望在哪?

2021-10-24 03:47:38

“长效药物未来是一定会得到很大的发展。”国家卫健委艾滋病专家组组长、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地坛医院感染中心主任张福杰教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

全球第一种长效艾滋病预防药物最早或于2022年第一季度在美国上市。日前,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卡博替拉韦新药申请优先审批,目标批准日期为2022年1月24日。卡博替拉韦是一种长效注射暴露前预防,或者PrEP药物,用于艾滋病毒感染风险人群和艾滋病毒阴性暴露前预防。在临床试验中发现,卡博替拉韦每八周服用一次肌内注射,在预防艾滋病毒感染方面比每日服用 PrEP (口服恩曲他滨/替诺福韦双氧苯丙胺)更有效。

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报告,截至2018年末,全球范围内HIV病毒携带者及艾滋病患者人数约3790万人。

在谈及HIV防治现状时,国家卫健委艾滋病临床专家组成员、南方科技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艾滋病医学中心主任王辉教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随着近年抗反转录病毒治疗药物的出现,HIV已经从致命性流行病转变为一种可防可控的慢性病,感染者的病死率显著降低。

然而,中国近年来HIV新发感染数量却呈逐年上升趋势 。从2012年到2019年,我国新感染HIV的患者以每年新增约1万的数据在攀升,从2012年的8.25万到2019年的15.8万。据国家卫健委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0月底,我国报告的现存艾滋病(HIV)感染者104.5万例。我国HIV病毒携带者仅有68%了解自己的病情,80%知情的患者得到抗病毒治疗,91%获得治疗的患者体内的病毒量能够受到抑制。该数据对比全球“90-90-90”目标来看,我国仍有差距。

“现在针对HIV提倡的治疗观念是‘预防为先’、‘治疗就是预防’。即如果患者治疗后,病毒就可以降到检测水平之下,而一旦降到检测水平之下,这一疾病就很难传染。”王辉教授称,“这是2010年,国际上提出的概念,后来在各种实践中也得到了多方证实。需要注意的是,若是HIV阳性患者,则需要进行全部治疗,在治疗以后就达到了预防的作用;若是一些高危群体,偶尔暴露一次,或经常暴露,就要采取暴露后预防或暴露前预防,来达到暴露预防的目的。”

当前国产主流治疗药物

HIV是一种非常狡猾的病毒,它们自身携带了一把特殊的“钥匙”,可以进入并且“占领”人体内负责守护健康的一类免疫细胞——T细胞。与此同时,HIV病毒可以把这些T细胞变成“病毒工厂”,利用细胞内的原料复制出大量的病毒,然后再去感染新的T细胞,如此反复。这也使得HIV病毒如果不加以控制就会新产生大量的病毒逐渐侵害患者的免疫系统,导致患者的免疫功能下降,甚至发展为艾滋病,严重危害患者生命健康。

目前,HIV感染初期大部分感染者并不会出现明显症状,但若长期不进行抗病毒治疗,免疫系统将逐渐被HIV摧毁,最终将丧失所有免疫能力。从感染HIV到艾滋病发展之间的潜伏期通常为2-10年,抗病毒治疗可以延长潜伏期,若治疗恰当,HIV感染并不一定会发展成艾滋病。

随着国内HIV防治工作的深入推进,治疗患者规模及长期用药需求仍有较大增长空间。有研究机构估计,今后5年,我国每年接受抗HIV药物治疗人数将增长10~14万;至2028年,接受抗HIV病毒治疗药物治疗人数约达170万人。

另据中商产业研究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抗HIV治疗药物市场规模不断扩大,从2013年的7.9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20.2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0.7%。预计至2023年,我国的HIV病毒治疗药物市场将达49.6亿元,2019年至2023年预计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8.6%,HIV病毒治疗药物市场潜力巨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国际主流的抗HIV病毒治疗药物研发主要掌握在吉利德、葛兰素史克(GSK)、强生三家跨国药企手中。与发达国家市场相比,目前国内抗HIV病毒治疗药物较为稀缺,相关主流药物主要为仿制国外上市已久、作用机制相对老旧的品种。主要以前沿生物的艾博卫泰、艾迪药业ACC007和ACC008、天津扶素生物德西夫韦肽、郑州大学和河南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上海药物研究所和昆明动物研究所的塞拉维诺为主。

国家卫健委艾滋病专家组组长、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地坛医院感染中心主任张福杰教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长效药物未来是一定会得到很大的发展,比如说将来会有六个月使用一次,甚至十二个月使用一次的药物。医学发展有一定的规律,预测三五年后,会有新的靶点,如广谱中和抗体等新药物会问世,而这也将成为抗HIV药物的研发方向之一。”

屡战屡败的HIV疫苗

然而,尽管随着医学界对HIV病毒和艾滋病研究的不断深入,艾滋病患者已经可以在服药控制得当的情况下维持数十年的正常生活,但是,目前新发感染人数仍呈现持续增加趋势。为此,业界有观点认为,HIV真正的破局点在于预防,由此也进一步催生了HIV疫苗市场的发展。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目前针对疫苗市场的研究主要在海外,布局企业中不乏强生赛诺菲、默沙东、GSK、吉利德等。

在今年8月19日,Moderna启动了一项艾滋病mRNA疫苗的人体临床试验,预计于2023年春季结束。目前,Moderna公司有两种艾滋病候选疫苗,mRNA-1644和mRNA-1644v2-Core。两者在用于人类试验之前都已经进行了安全性测试。

除此之外,今年7月,有消息称,牛津大学开始对一种新型HIV候选疫苗进行接种,作为英国一期临床试验的一部分。这项被称为HIV-CORE 0052的试验的目的是评估HIVconsvX疫苗的安全性、耐受性和免疫原性——这是一种针对广泛的HIV-1变体的混合疫苗,使其有可能适用于任何地理区域的HIV菌株。

牛津大学詹纳研究所疫苗免疫学教授、试验首席研究员Tomá Hanke说:“40年来,一种有效的HIV疫苗一直遥不可及。这项试验是对这一新型疫苗战略进行一系列评估的第一项,它既适用于HIV阴性个体的预防,也适用于HIV感染者的治疗。”研究人员希望能够在2022年4月前报告HIV-CORE 0052试验的结果。他们还计划在欧洲、非洲和美国开始类似的试验。

而在今年2月初,吉利德科学也宣布与Gritstone Oncology公司达成合作、选择权及许可协议,共同研发一款基于疫苗的免疫疗法。吉利德和Gritstone共同研发的HIV治疗性疫苗,将使用Gritstone专有的初免-增强(prime-boost)疫苗平台,包括自我扩增型mRNA(SAM)和腺病毒载体以及吉利德开发的抗原。

吉利德科学病毒学治疗领域高级副总裁Diana Brainard博士曾公开表示,HIV疗法在过去三十年里取得了显著进展,然而HIV感染者仍需终身接受治疗。利用SAM和腺病毒载体,Gritstone的疫苗技术有潜力帮助人体免疫系统识别和消灭被HIV感染的细胞。

对此,有分析师指出,HIV疫苗的市场潜力很大,但是研发难度更大,此前已经有不少医药巨头和知名机构折戟其中。

早在2013年4月,因为接种该疫苗的试验组HIV感染率比对照组的还高,美国叫停了一项HVTN505艾滋病疫苗临床试验。

2020年全球最有希望的艾滋病疫苗临床试验失败,这项研究被FiercePharma评选为2020年全球十大临床试验失败案例之首。该试验始于2016年,由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牵头开展了代号为HVTN 702的大规模艾滋病疫苗临床试验,试验地点选择在了世界上艾滋病最为泛滥的国家之一的南非。该疫苗是由2009年在泰国完成临床试验的RV144改进而来。这个由赛诺菲和GSK开发的HIV疫苗HVTN 702 Ⅲ期试验显示,安慰剂和疫苗之间几乎没有区别。

今年9月初,强生也终止了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开展的IIb期Imbokodo临床试验 。根据相关临床试验结果显示,随访第24个月时,安慰剂组1109名受试者中有63人感染了艾滋病,而疫苗接种组1079名受试者中有51人发生感染,该疫苗的效力估计仅为25.2%,置信区间低于0%。

对于疫苗进展缓慢的原因,也有业内观点认为,最大原因就是HIV基因组突变导致的病毒株高度多样性。HIV实际上不是一种病毒,它更像是5000万种不同的病毒。目前世界范围内已经存在许多类型病毒株,而且不断出现新的类型。这可能意味着针对一种病毒亚型尖峰蛋白的抗体不会对另一种亚型有效。

在谈及HIV疫苗的研发难点时,吉利德方面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吉利德科学与Gritstone合作共同研发HIV疫苗的计划目前正在顺利开展。

“临床治疗所用的HIV疫苗的主要目的是用于激发足够强度、广度并且持续时间长的包括记忆反应在内的T细胞反应,从而针对病毒序列起作用,最终目标是在HIV感染者中(体内)诱导产生长期免疫介导的病毒控制。目前开展的研究项目中,我们意图克服的挑战包括如何通过细致的疫苗免疫原设计战胜病毒多样性和次优免疫原性、以及如何通过多次剂量实现异源初次免疫/加强免疫的方案以及将来如何与其他药物合并使用实现联合防治(治疗)方案。”吉利德方面说道。

HIV疫苗研制一波三折,除了研发难度大外,临床试验其实风险也很大。一旦疫苗作用失效的话,那受试者可能面临终身感染的风险。这也是艾滋病发现四十年了还没有研发出合适的疫苗的原因之一。

艾滋病防治研发新趋势

王辉教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目前,抗HIV的药物有很多种,但是取得公认预防的就一种,就是作为暴露前预防用于临床的,就是替诺福韦+恩曲他滨的合剂。此外,我们需要了解的是,HIV预防的药物,在国际上主要沿着长效预防药物的趋势进展,很多都在进行临床试验阶段,主要的药物以注射类针剂为主,大多可以实现一个月打一针,或者两个月打一针,再或者是半年皮下埋植,而针对HIV的药物研发以后也会越来越人性化。现在的药是每天要吃一次的。但是行业发展的方向将是以长效为主。至于皮下埋植,还未进入临床使用。而在疫苗方面,也还没有疗效较好的HIV疫苗产品进入临床应用。

那么,在疫苗尚未出现之前,如何才能以最好的方式进行HIV管理?

张福杰教授强调,在疫苗尚未普及之前,将暴露前预防(PrEP)教育落实到高危人群,成为降低HIV感染新发感染风险及HIV防控的重要一环。

“首先,我们必须要有一个认知,就是暴露前的预防是当前全球公认的HIV最重要的有效防控策略。如果感染疾病,不仅要承受躯体上的影响,而且心理的影响是长久的、无法估量的;其次,暴露前预防用药不是一个研究的概念,它是一个重要的研究策略。在发达国家,比如说欧洲和美国已经都把用药物来减少危险人群感染HIV当成一个重要的防控的策略;此外,暴露前预防是重要的有效的防控策略,不仅对于这些易感人群,对于整个社会都是非常重要。”张福杰教授说道。

目前,暴露前预防作为关键防控策略之一,已被纳入我国HIV综合防控体系。暴露前预防至尚未感染HIV的人暴露于但暴露前预防在我国尚处于起步阶段,高风险人群对于这一新预防干预措施的认知状况仍不乐观。

王辉教授指出,目前重点地区及重点人群对暴露前预防的知晓率还较低,规范应用者较少。事实上,暴露前预防用药预防HIV感染的有效性可达90%以上。它预防HIV感染的原理,是通过提前服用抗HIV感染药物来限制HIV进入之后在人体内的复制,从而达到预防HIV感染的效果。高危人群如果能正确使用暴露前预防,可以大大降低感染风险,进而实现最有效的保护,也能在公共卫生层面对 HIV 的传播的遏制起到积极影响。

“暴露前预防目前不管从临床试验还是从真实世界来的数据方面来看,都显示了它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这就要求我们正确引导高危人群来做暴露前预防。一方面,我们要进行评估和期限的检测,与高危人群进行商量,再给他们开具处方药,并定期每三个月进行一次随访,观察药物的毒副反应;另一方面,我们要做好检测工作,由于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一检查才发现本身就可能有其它疾病,所以检测是非常重要的。”王辉教授强调,重点人群主要包括男男同性恋人群、单阳家庭、静脉吸毒人群、变性人群等。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关闭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