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司机敲诈旷视科技董事长300万未遂 被判4年!

2021-10-10 01:33:23

公司司机以出售“商业机密”为要挟向CEO索要巨款,这如同电视剧一般的情节真实地发生在“AI四小龙”旷视科技身上。

10月7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发布胡子健敲诈勒索一审刑事判决书。据披露,今年2月8日至2月9日,北京旷视司机胡子健在北京市海淀区融科大厦等地,以将有关北京旷视敏感信息的录音出售给竞争对手为要挟,向该公司CEO印某索要300万。

该事件正好发生在北京旷视的母公司旷视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旷视科技”)IPO前夕。1个月后,旷视科技就提交了科创板IPO申请,截至当前IPO已进展到提交注册这一步。

勒索300万未果

判决书显示,胡子健,男,1997年出生,户籍地为北京市朝阳区,大学肄业,案发前系北京旷视科技有限公司司机。2月8日至2月9日,胡子健以向公司竞争对手出售敏感信息录音为由向北京旷视CEO印某勒索未果,2月9日即被警方抓获。

法院表示,经查,被告人的供述与被害人的陈述内容一致,均证明被告人意图敲诈勒索被害人300万元的事实成立,最终判处胡子健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据公开资料,此处的受害人北京旷视CEO为印奇,2011年,印奇与唐文斌、杨沐联合创办北京旷视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旷视”)。

北京旷视是旷视科技的境内重要控股子公司,旷视科技主要通过北京旷视开展人工智能技术研发和产品销售业务。截至2020年末,该公司总资产为41.82亿元,远超其他境内控股子公司,然则净资产及净利润皆为负数,分别为-6.20亿元、-2.11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旷视科技于招股书中披露的重大科研项目,其研发成果归属方均有北京旷视。此外,北京旷视的3位创始人及持股股东印奇、唐文斌、杨沐也均为旷视科技的核心技术人员,且印奇同时担任旷视科技的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等职,全面负责公司技术研发的战略方向。

这意味着,本次遭勒索的对象印奇及北京旷视,实际上可称作是旷视科技的“核心大脑”。

对比旷视科技的IPO进程,该起案件发生的时间节点也十分微妙。胡子健于2月勒索印奇,仅1个月后的3月12日,旷视科技申请科创板IPO获上交所受理。

造血能力不足

旷视科技有“AI四小龙”之称,其上市进程一直颇受市场关注。

据其招股书,旷视科技将以公开发行存托凭证(CDR)的方式在科创板上市,拟募资60.18亿元,巨额募资将投向基础研发中心建设项目、AI视觉物联网解决方案及产品开发与升级项目、智能机器人研发与升级建设项目、传感器研究与设计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其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定位在聚焦物联网场景的人工智能公司,凭借人工智能基础研究与工程实践能力,通过构建完整的AIoT产品体系,面向消费物联网、城市物联网和供应链物联网三大核心场景提供行业解决方案。

然而,旷视科技的上市之路走来并不轻松。

除了遭遇司机敲诈,在上市问询中,监管就格外关注旷视科技的业务运营及财务周转问题。上会当日,上市委再次提出对公司的核心技术竞争力和未来发展前景的疑问,要求公司结合主要客户不稳定,集中度不高,且非行业龙头的情况,进一步阐述公司的核心技术竞争力和未来发展前景。

这些担忧或许都源于旷视作为AI公司的造血能力不足。

2018年-2020年,旷视科技分别亏损28亿元、66.39亿元、33.27亿元。截至2020年末,公司累计未弥补亏损为147.31亿元。同期,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7.47亿元、-15.91亿元及-10.33亿元,呈现持续净流出状态。

经营情况和现金周转都不甚良好的同时,旷视科技的研发投入仍在增加。2018-2020年,旷视科技的研发费用分别为6.06亿元、10.35亿元和9.99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0.94%、82.15%和71.87%。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关闭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