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间的支付壁垒将逐步被打破 互联互通还未结束

2021-09-29 13:42:32

9月17日微信私聊允许用户访问外部链接,被认为是互联网“拆墙”行动的开始。而除了解除外链屏蔽,打通支付系统也让互联网企业极其敏感。9月28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阿里旗下考拉海购、饿了么、大麦、书旗小说、优酷等App已接入微信支付。一方面是流量一方面是钱袋子,各家已经行动起来,但全面打通需要时间,未来能否在数据、认证等层面互通也让人期待。

阿里微信打破“僵局”

互联网用户支付时可以选择的方式更多了。9月28日,北京商报记者体验发现,考拉海购、饿了么、大麦、书旗小说、优酷等阿里系App已经支持微信支付,随后阿里旗下多个App接入微信支付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以考拉海购App为例,目前用户可选择的支付方式包括支付宝、银联、花呗分期、微信支付,饿了么App提供的支付方式包括支付宝、花呗、微信支付,大麦App支持支付宝、微信支付。

来自阿里方面的消息是:淘特、闲鱼、盒马等App已经申请接入微信支付。按照微信支付商户台信息,App接入微信支付的流程包括提交营业执照等信息,按指引完成账户认证;签署协议,微信支付团队会在1-2个工作日完成审核,审核通过后签约;绑定场景。完成这三个步骤即可接入微信支付。

不过网友关心的是,淘宝什么时候支持微信支付、哪些腾讯系App接入了支付宝、京东何时能用支付宝付款。对此,淘宝App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目前正积极进行技术筹备,将以用户体验为导向,以安全为底线,分阶段、分步骤实现接入多种支付方式”。截至记者发稿,腾讯和京东相关人士暂未回应。记者发现,微信读书、腾讯视频App暂不能使用支付宝付款。

除了阿里旗下多个应用外,9月28日,北京商报记者也对其他互联网巨头支付互联情况进行调查发现,截至目前,包括美团、字节跳动、拼多多、滴滴、携程等互联网巨头,也均接入了除自身渠道外其他支付方式,展现出了更加开放的态度。

例如美团在支付环节中,除了自营的美团支付外,还聚合了微信支付、支付宝、Apple Pay等不同支付方式;抖音在支付环节中,除了抖音支付外,同样开放了支付宝、微信支付;携程在扣款方式中,除了携程自身支付渠道外,还包括支付宝扣款授权和微信支付分等产品。

对于支付互联互通,美团方面回应北京商报记者称,“在支付领域反垄断大背景下,一部分过去只支持部分支付方式的台也陆续开始了互联互通试点。当前,除美团支付外,美团收银台还聚合了微信支付、银联云闪付、支付宝、Apple Pay、Mi Pay、华为Pay、三星Pay等10种不同的支付方式,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偏好在美团自由选择支付方式”。

此外,抖音支付负责人则指出,“字节跳动旗下产品一直支持支付宝、微信支付、银联云闪付等不同支付方式,抖音支付在今年1月上线后作为已有支付工具的补充,共同服务用户多样化的支付需求”。

开放外链和打通支付同步走

作为移动支付的两大巨头,支付宝、微信支付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行业神经。2013年,微信推出微信支付后,依托社交业务积累的用户体量迅速成长,此后,便和支付宝各自布局支付江山,打造生态闭环。不过,也正如业内所看到的,腾讯、阿里的移动支付之争,也推动筑成了互联网公司之间的数据高墙,直到如今才有“破防”之势。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金天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此前,移动支付生态存在多个问题,一是商户端面临“二选一”,特别是中小商户谈判能力不强,易被巨头裹挟进入各自的封闭生态,不利于自身发展和市场公竞争;此外,也易形成多个相互割裂的支付数据孤岛,不利于数据要素得到更加有效的流转和使用。

其实,支付互通不仅限于互联网巨头间。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从9月22日开始,微信小程序启动支持云闪付App的灰度测试,首批上线的小程序包括微信读书和腾讯视频,日用户还可以使用云闪付App对Q、QQ音乐和腾讯视频进行充值。只不过这些互通不像微信解除外链访问限制那般,在用户层面引起热议。

所谓微信解除外链访问限制,指的是微信依据9月17日的声明所做的调整。根据声明,用户升级至最新版本微信后,可在一对一聊天场景中打开外部链接,接下来微信还将尝试为用户提供自主选择权,开发功能以便于用户进行自主个化选择,同时会设立外链投诉入口,方便用户举报违法违规外链。

目前微信用户已可在微信私聊页面打开淘宝、抖音等外部链接,QQ一对一聊天页面也支持访问抖音等外部链接。微信相关负责人表示,将依据相关法律要求,经监管部门审批,以安全为底线来推进“分阶段、分步骤”的互联互通方案,并将遵循四项管理原则:防止出现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行为;防止出现过度获取用户隐私、危害网络信息与数据安全的行为;防止出现过度营销、诱导分享等有损用户利益的行为;坚持用户为本,尽可能将更多选择权交给用户。

互联互通还未结束

未来互联网企业间互联互通成为常态,这已经是业内人士的普遍共识,但实现或许还需要时间。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具体台间互联互通到什么程度,要看监管细化的程度以及监管持续的时间”。

比如,支付互通也有机构接入步伐较慢。北京商报记者发现,除了腾讯外,目前度小满在支付上未见其他支付工具,而京东尽管支持微信支付、云闪付,但不支持支付宝支付。

针对京东、度小满支付互联互通情况,北京商报记者向二者进行求证采访,截至发稿未收到后者回应。

“今年,反垄断是央行在支付清算领域的重要工作之一。”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指出,此前,几家互联网巨头在支付方式上的排他比较普遍,但无论是期在条码支付领域的互联互通,还是目前互联网台之间支付方式的互联互通,都是支付领域开放的重要进展,也意味着巨头间的支付壁垒将逐步被打破。

而在流量和支付互通之后,互联网台就算实现互联互通了吗?答案可能是否定的。那么台间数据、认证等有没有互通的可能?王超认为,“现阶段很难,因为需要探索新规则”。

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国内就企业间数据互通还没有直接规定”。《个人信息保护法》和《网络安全法》等涉及数据方面的条款更多是对企业收集、使用、转让用户个人信息制定了规则。

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周民在提到数据共享时亦直言,目前的数据共享开放规则仍存在不足。年来,网络安全法、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陆续出台,有利于规范数据共享开放权责的同时,困扰数据共享开放的问题依然存在。具体而言,数据共享开放的范围和方式,数据的管理和使用、权限不清,导致数据共享难、开放难、融合难的顽疾仍未去除,数据要素市场的准入门槛还不健全,数据滥采滥用、地下灰色交易等问题较为突出,亟须健全相关法律法规及监管机制。

(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 刘四红)

关闭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