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标难产电子烟线下疯狂开店暴利的生意仍在迅猛扩土

2021-07-13 09:44:42

潮湿的空气里弥漫着水果的味道,网红、模特摆着pose吸引着镁光灯闪耀。若不明说,很难想象这里不是年轻人的派对,而是一场电子烟展销会。一切表象展现的是风口之下业内人士对行业未来的远望。

更大的狂欢来自品牌方对加盟商的巨额补贴,电子烟开始铺线下渠道了!《IT时报》记者发现,在日前举办的上海蒸汽文化周上,多家电子烟企业打出最高补贴过100万元的口号。

根据艾媒咨询数据,从2013年起的8年间,中国电子烟的年均复合增长高达72.5%。同时该机构预测,今年市场规模有望破100亿元。

电子烟在中国市场的命运几经沉浮,当又一次热潮来袭之时,还有很多隐忧止于话下。

线下开拓:高至128万元补贴

“现场签约,最高60倍定金膨胀,高享1288888元巨额补贴(仅限展会前50名)。”一张海报昭示着电子烟厂商对线下加盟商的渴求。

Yooz展区的屏幕上直接打出最高补贴118万元的旗号,品牌知名度较高的RELX也在此次展会中献出补贴活动。RELX工作人员向《IT时报》记者展示了一份方案,只要现场签约并缴纳500元定金,若能在60天内开出专卖店并营业,定金享10倍货补;如一次性签约5~9家店,同样在60天内至少5家店营业,可享5~9万货补;一次性签约不少于10家,80天内至少有10家店营业,则再奖15万元货补。

此外,RELX还会根据门店营业时间、地点、商业等级等因素给出1~10万元不等的货补,最高累计20万元。

据RELX工作人员介绍,如果不算租金,一家小型店面所需货柜、物料成本不到1万元,“平均一个月能有八九万的流水”。

一盒售价99元烟弹的进货价为55元,毛利率是45%,而售价299元的烟杆同样有50%的毛利率。八九万流水能有四五万的利润,听起来似乎十分诱人。

据《IT时报》记者粗略估算,一盒烟杆套装的制造成本在70~80元间,而一盒烟弹的成本约为10元,通过货补的形式,电子烟厂商对零售店的补贴成本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10万元货补对应的厂家成本可能仅为1万~2万元。

通过加盟体系,加盟商不仅能帮电子烟厂商节省高昂的店面租金,也能加快清库存和线下开拓,对于厂商而言一举多得。

电子烟从业者李勇(化名)对于品牌商加速线下发展并不感到惊讶,他直言这是厂商在监管趋严形势下的提前布局。

今年4月下旬,工信部、国家烟草专卖局发布《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出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卷烟有关规定执行。只是这份征求意见稿未能明确电子烟应由哪个部门监管,又该如何监管。

一位电子烟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业内认为电子烟的监管部门很可能涉及烟草专卖局和市场监管局。

线上禁售?依旧可以“挂羊头卖狗肉”

2019年10月3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烟草专卖局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其中要求线上禁售电子烟。

疫情期间,很多电子烟买家无法出门补给烟弹,但依旧可以在线上买到烟弹。李勇直言,尽管线上禁令早已实施,有代理商选择在闲鱼上挂羊头卖狗肉。“你看到闲鱼上有人卖电子烟贴纸、皮套,总会问一句有没有烟弹,不是吗?”他反问道。《IT时报》记者随机询问闲鱼上售卖电子烟贴纸的买家是否有烟弹。一位卖家发来微信号,随后在微信上给出RELX、Yooz等多个品牌烟弹的口味信息和价格。显然,线上购买电子烟产品的道路仍未被完全堵死。

此前的线上禁烟令是为了防止未成年人成为电子烟潜在受众。但对于卖烟者来说,并不会被一纸禁令挡住。李勇坦言他所在的电子烟品牌对于线上售卖心知肚明。他们还曾找过大学生做代理,通过发朋友圈兜售电子烟,有些大学生一天能卖出20单,日赚过千。

李勇奉劝代理们早些开店,“还是先找个线下开家小店,哪怕再偏远再小,拿个营业执照”。监管的不确定性永远是悬在电子烟行业头顶的利剑,美国邮局从今年4月5日起禁止本土物流网运输任何形式的电子烟产品。不难设想,如果中国也出台类似政策,意味着电子烟将真正在线上渠道绝迹。

通过线下渠道覆盖更多城市成为电子烟行业当下的主攻方向。

政策未明这是最后的狂欢吗?

2019年《IT时报》曾报道国家标准计划《电子烟》由TC144(全国烟草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归口上报及执行,主管部门为国家烟草专卖局。该项目下达日期为2017年10月11日,项目周期24个月。

如今再度查询相关网站,《IT时报》记者发现该国标计划仍在审查中,尚未公布。

TC144曾指出,该国标计划起草目的在于监管缺位带来诸多问题,包括电子烟烟液和释放物中存在多种有害成分。我国对于电子烟中使用的添加剂没有具体要求,存在人为添加违禁、有害物质的现象。部分电子烟烟具材料中存在双酚A、重金属等有毒有害物质,可能通过与烟液和口腔接触进入人体。

标准仍未出台。电子烟依旧等待着行业趋于规范,无产品标准、无质量监管、无安全评估的“三无”状态也必须被终结。

回望电子烟的疯狂生长期,在监管真空的大背景下,电子烟进驻电影院、KTV、酒吧、商业综合体争夺市场份额,甚至有电子烟品牌方建议将店铺开在大学城附近,能更赚钱。

王文(化名)明显感觉到大学校园里有越来越多同学,甚至女同学开始吞云吐雾。今年过年回家,他发现刚上大学,此前从不抽烟的表妹也因为好奇而买了一支电子烟,渐渐有了瘾。

李琦(化名)是一名大学生的母亲,她曾从上大学的儿子房间中搜出过多支电子烟。但每没收一次,他儿子总会偷偷再买上一支。

酷炫的外观,时尚的海报,带着甜味的烟弹……总有人为电子烟买单,也总吸引着好奇者入场。行业规范仍未制定,健康无害的说法仍待商榷,这门暴利的生意仍在迅猛扩土。

不禁有人想问,监管何时来临?狂欢何时谢幕?

关闭
新闻速递